刁培萼吴也显纪念馆
Netor网同纪念
刁培萼吴也显纪念馆
姓名:刁培萼吴也显
生辰:刁培萼:1927年11月19日 吴也显:1930年12月15日
忌日:刁培萼:2014年1月8日


    如果把爸爸妈妈比作连理树,那么爸爸应该是棵橡树,妈妈则是棵桃树。
    他们开始于不同的人生却在看似偶然却又必然的相遇中相互扶持、相互影响、相互渗透,直至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可分离的枝枝叶叶,一棵硕果累累的连理树。
    说爸爸像橡树是因为其象征着脚踏实地、立场坚定、坚忍不拔的精神。
    说妈妈像桃树不仅是因为桃树象征着爱情美满幸福,也象征着硕果累累,所谓桃李满天下。
    爸爸一九二七年十一月十九日出身在江苏泰县。家里兄弟姐妹众多,他是最小的一个。
    年少时的爸爸学习很努力,但因为家境贫寒,父母早逝,曾经一度在外流浪,但后来经努力考上了管吃管住的师范学院。如果说一开始踏进这个行业出于偶然,就像一颗种子无法选择自己的落脚处,但后来的他却从此爱上了这个行业,就像一棵小树抽出了自己的新芽。
    妈妈一九三零年十二月十五日出身在上海,是家中的老大。她从小就是个聪明的孩子,四岁开始读书,中学时不仅文章写得好、字写得好、戏也演得好。恰似一朵美丽的鲜花。可惜妈妈生在乱世,少年时恰逢抗日战争,无法在这些方面进一步深造。但她爱好文学,思想进步,解放前她参加了好些学生运动。解放后,第一志愿考上了新中国的南京大学,成了第一批大学生,而他们这批学生也因此逐渐成长为新中国各个学科的栋梁。
    也许是命运的眷顾,巧的是爸爸和妈妈都是同时被当时的北京师范大学和南京师范学院录取,而他们又同时都选择了南师,他们的枝叶从此紧紧相连,并最终喜结连理。
    这两棵年轻小树的成长正逢新中国的灿烂阳光,又巧遇爱情的雨露滋润,因而长得越发的茁壮。
    爸爸妈妈是同班同学,而且又分别担任了班级和系科的学习委员,接触很多。爸爸家境贫寒,早在中学时代他就是靠勤工俭学帮学校刻钢板过来的,为了刻钢板,他练就了一手特殊的字体,但因为钢板刻刀和笔的差别,导致他写字习惯和常人不同,到最后只剩下我和妈妈才认识他的字,认识他的人都戏称这是“刁体”,倒也形成了他独特的字体和风格。
    妈妈那时家境比较好,因此在大学学习期间常常不露痕迹地帮助爸爸,就像两棵枝叶渐渐展开的树,既比肩而立又相互扶持。
    毕业后,爸爸妈妈同时留校成了同事,他们的爱情也得到了提升。虽然爸妈的相爱在当时是不被看好的,在常人看来一个是上海“娇”小姐,一个是苏北穷小子。但妈妈看中的是爸爸的智慧和其往往异于常人的独特思维。一九五五年国庆节他们终于走到了一起。当时外公外婆采取了不赞成也不阻拦的开明做法,但没有去参加他们的婚礼。那时他们的婚礼十分简朴,新房只是一个一隔为二的大教室,家具里只有一张床是新的。但他们是幸福的,因为这是他们枝叶相缠的开始,事实也证明这成了他们共同幸福人生的开端。
    虽然一开始在外公外婆眼里,爸爸不是个理想中的女婿,但爸爸并没有因此而和老人有所隔阂。他们都是孝顺的人,特别是在经济困难时期,他们两个人的工资并不高,我和哥哥都还小,但无论有什么困难,每月发了薪水后,妈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自己一半的工资寄给外公外婆。除此以外妈妈还时常和他们通信,写给他们厚厚的家书,表达了浓浓的亲情,这让两位老人在心灵上得到极大的安慰。当时在社会运动不断、爸爸妈妈工作、家务繁重的日子里,外公外婆在对哥哥和我的养育上给了他们极大的支持和帮助,亲情暖人心,三代人之间的关系愈来愈融洽了。
    两棵树相互依靠,但毕竟是不同的树,预示着他们有着自己不同的发展方向。
    毕业后因工作需要,爸爸被分配到政工系统搞党的宣传工作,脱离了专业。一般这种情况下是很难再回到专业岗位上来的,但爸爸凭着他的勤奋和努力,在恢复高考后却迅速回归了自己的专业,重新拿起教鞭,担任了教育学研究室主任。当时爸爸认为中国的教育大头应该在农村,因此在研究马克思主义教育哲学的同时,致力于研究当时还几乎是一片空白的农村教育,经过十年的努力在这个专业领域里占有了一席领先之地。出版了我国高校教育哲学专业第一部教材《马克思主义教育哲学(1987)、建国以来第一本有关农村教育的专著《农村教育学》(1989)、第一本有关教育文化的《教育文化学》(1992)、以及其他著作多本。爸爸一贯注意学科前沿,喜欢做别人没做过的事,其中那三个第一本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妈妈的学术人生则一直围绕基础教育,从事教学论、课程论研究,先后主持各种科研项目,其成果从《教学论新编》(1991)、《普通高中课程改革》(1991)、《我国中小学常用教学模式》(1993)、《小学生学习方法研究》(1995)、《游戏教学论》(1996)到《现代小学教师教学技能研究》(1998),并参与编撰了《教育学》、《教育大辞典*教育分册》等,曾任南师大教科所副所长,更在国家与省级核心论文刊物上发表了论文60余篇,其中多篇获奖。
    在爸爸妈妈学术成果硕果累累的同时,他们在生活上却不是一帆风顺的。由于历史的原因,他们这一代人都不可避免地和年轻的共和国一起历经了各种大大小小的运动,但他们从未消沉过。无论是下放还是停课,都从未动摇过对事业的热爱,妈妈一直坚持搞自己的专业,所以后来才能在恢复高考后立刻走上讲台,并很快提升为教授。爸爸也不落后,虽然因为搞政工耽误了一段时间,但很快也追了上来,凭着骄人的成绩,也升为了教授。
    但就像任何一棵树在生长的过程中都难免会经历各种灾害一样,正当妈妈处于事业的黄金年华时,健康却出了问题,并开始遭受一次又一次的医疗事故,直至无法独立行走。最后连站在讲坛上讲课都很困难,只能坐着给学生上课,但这一切都没有阻扰她继续前进的步伐。她是硕士生导师,家里就成了第二课堂,那时我们家有个很大的双人写字台,爸爸妈妈在书桌两旁相对而坐,随时切磋问题的情景已经成了一幅固定的画面,从小就深深地印在了我们的脑海里。
    妈妈早年生活优越,上海第一女中的烹饪课和外婆的言传身教,让妈妈的点心很早就有了自己的风格。虽说我和哥哥小时正逢国家贫穷,买什么都要凭票的困难时期。但妈妈的巧手还是让我们的伙食能时时翻新,特别是用油渣做的葱油饼至今仍在我的记忆中飘香。那些自制的萝卜干、番茄酱,已成为家传食品的萝卜丝圆子、肉汤团。甚至在还没有色拉酱的七、八十年代,妈妈教我们怎样自制色拉酱,调出美味的色拉都让我们受益不浅。
    由于妈妈多病,原先并不会做菜的爸爸一点一点自学成才,成了家里的一级厨师,爸爸喜欢自创菜谱,常常让大家有意外惊喜,我一直很喜欢吃爸爸烧的菜,我的很多同学都尝过爸爸的手艺,大家都是赞不绝口。
    爸爸的脾气比较急躁,但在对妈妈的态度上却总是很有耐心。妈妈的腿不好,他陪着妈妈锻炼,陪着妈妈散步。为了给妈妈治病,一次次地到各地陪着妈妈寻医问药、住院治疗,从不气馁,给了妈妈极大的鼓励。
    在妈妈求医的过程中,亲友们也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他们有的提供治疗信息,有的给予心理安慰。特别是上海的四舅舅,为妈妈治病多方咨询,奔走联系。使妈妈的病情有了极大的缓解。在此期间,爸爸也得了一种难治之病,但在妈妈的精心护理下,竟奇迹般地好转了。
    由于年龄渐长,体力所限,爸爸妈妈很少出门旅游。在两个舅舅的鼓励和陪同下,退休后,他们四人结伴游玩了不少地方。每次两个舅舅都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们,使他们退休后的生活质量有了极大的提高。
    就像两棵已经血脉相连的连理树,爸爸和妈妈是一对有名的恩爱夫妻,很少吵架。即便有什么不同意见他们也能克制自己的情绪,协商解决。这对我和哥哥的影响很大,我们能有今天的幸福家庭和他们的言传身教是分不开的。他们对知识永无止境的追求,和对物质生活简单朴素的态度,也无疑影响了我们,让我们明白什么才是人生最重要的。我们家里最多的大概就是书了,虽说外公外婆当年家境不错,但妈妈没有要他们的任何金银珠宝,这连文革抄家时的造反派都觉得不可思议。但妈妈就是这样的人,对她来说书才是宝贝,所以她和爸爸一生都没买过什么珠宝首饰,仅有的一些也都是别人送的,而他们买起书来却是毫不吝啬的。最近几年因为我和哥哥都没能继承他们的事业,他们开始把书大量地捐赠出去,以最大限度地发挥书的作用。
    二十世纪后的八九十年代,是他们人生的黄金时代,两棵树不仅枝叶繁茂,而且硕果累累,相互间已经枝叶缠绕,难分彼此。
    20世纪末,爸爸妈妈已先后退休,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学术生命的结束,相反却是他们共创辉煌的开始。离开了教学前线,让他们站在了一个更高的位置去看待一切,他们从各自的角度去解读人生,寻找教育的真谛,探索人生的意义。并由此得出共同的人生格言:“做终身学人,过布衣人生。”。
    这句话既是他们前半生的写照,也成为了他们继续前进的动力。就像一棵树虽历经了沧桑,却依然枝繁叶茂,他们这棵连理树在吸取了各自的营养后开出了新花,结出了新果。在退休后,他们仍不忘笔耕,和基础教育第一线的老师们合作组成了试验团队,探讨智慧教育,并共同编著了三本专著:《走向自主创新性学习之路》(2000)、《智慧型教师素质探新》(2005)、《重建课堂文化》(2009)。在另一个层面上重新审视教育和其终极意义。他们在《智慧型教师素质探新》一书中指出:“教育就是使沉

收藏 创建:2013-07-06 访问:
维护人:wbh_wbh [功德][管理]
Netor网墓